胖虫

一个垃圾打鱼机

明月映波涛(一)

 @做我心头白月光 

来自这位亲的脑洞,他说想看古代架空

这就是一篇古代架空

我脑洞太大可能会写成长篇至于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

先看吧,跟原来一样,渣文笔瞎写写

完全架空想到哪写到哪,有可能番外比正片都要多(只是有可能不要太认真…

想好了?那就看看吧

 

—————————————————————

 

秦明在大殿上直直的跪了下去。

“秦明,你可知道你和你的父亲做的那门子勾当。现在仔仔细细的说出来你母亲还能保住你。“

秦明穿着一身素衣,头发高高的束在头顶。他撑着小小的身体跪在大殿里,斜斜的光照将他的轮廓照在印在地上。

是了,现在的他不是那个皇子伴读,而是罪臣之子。

发生了什么,其实现在的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一周前父亲还穿着朝服,出门之前拂过他的头顶,告诫自己在家要听母亲的话。而现在父亲变成了一具冰冰冷的尸体,而母亲带着自己大殿上哭了那么久都不能领父亲回家。

秦明现在只能跪在这里,听着殿上的朝臣们一条一条细数父亲的罪行。他清楚的了解父亲没有做过这些,但是他只能跪在这里,只期望殿上的那个人,能看在儿时父亲陪伴他的情分上,能不能,让他带着父亲回家。

最后的审判,是母亲幽禁,自己远离故土,流放寒冷之地。

流放之路整整走了五个多月,等到他终于不用带着手铐脚镣可以慢慢恢复手上脚上磨出来一道一道带着血的伤口时,一纸传书,说他的母亲终于是受不住此等屈辱,殁了。

悲痛交加,秦明那瘦弱的身子终于是受不住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等到有人发现他倒在这里时,他已经发起了高热。

等到秦明醒来,依然是几天以后了。附近的军官觉得他太麻烦,反正只是流放,没说要囚禁,就随随便便的将他丢给了附近的村户。大娘心眼实诚,几天下来对他百般照拂,高热终于是退了下来。

秦明没有别的本事,瘦弱的身子骨抬不起水挑不起担,就这样在这里将养了大半年,秦明这段时间仔仔细细的将之前在京城学到的那些医术写成了书,又默了些诗词礼数,干脆就在大娘家破旧的小院子里,开始了教书治病的营生。

秦明脸皮薄,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跟大娘提,只是整日的坐在屋里写些什么,又或是从小小的窗口望向窗外。大娘没什么发觉,倒是大娘家的女儿与秦明慢慢熟络起来的同时发现了他这个小心思。

大娘的女儿名叫大宝,和秦明倒是一般年岁,每到大娘忙的不可开交的时日里,都是大宝在秦明跟前忙前忙后。渐渐的,秦明也就放下了对大宝的戒心,只是之前的事,他不愿说,大宝聪明乖巧,也就顺着他的心意,从没在提过。

就这样,大宝成为了秦明的第一个学生。

秦明,就这样在这里扎了根。

上天待他不薄,虽说这里比其他原来的生活是差的远,但是这里能让他生活下去,忙碌起来,终于不用一直在想着父母的事情,不用想那个他以前养他的地方。繁华的帝都,辉煌的大殿,父母的慈爱,终究是回不去了。

 

当附近村民的小孩们慢慢聚集,生病的人在第一时间能想到秦明时,秦明却再一次病倒了。

这里本就偏远,病了便无求医问药的去处。现下秦明病倒了,竟一时再难找找到第二个大夫。

情急之下,附近谁家的儿子在这边塞的军营里谋了个一官半职,说是实在不行给带给军营里大夫瞧瞧。

就这样,秦明被朴实的村民护着,一步一步的背到了军营里。


====

 

我有写前序就是交代孩他爹的事情的,至于到底放不放看你们想不想看,想看麻烦告诉我,啾咪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点梗回复

上一个点梗让我自己阔成小长篇了【自己脑洞太大…

麻烦再等等,辛苦大家

40fo感谢

点梗…懒惰如我都能40+fo感谢大家
【有句话要提前说!
不会写肉
以及,我开学了…
没人点梗的话我就可以在懒惰一段时间了…
想想,还是ball ball 大家点梗吧

【林秦】装成熟还是要靠发型

||关于张若昀见粉丝,总是不解风纪扣,要是之前松开了还给系上的行为很是不满。关于白体恤就更气!!!【图片来源见水印,侵删致歉】

顺带放一张有刘海的奶昀。【图片来源见水印,侵删致歉】


一发完。

日常【瞎写梗…


秦明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渐渐觉得无聊。

秦明穿着睡衣,端坐在床上,把下巴放在抱起来的腿上。

清闲了很久,突然有些吃不消。再也不是之前忙得连轴转的时候了。之前忙的几乎天天睡警局,睁眼就在忙案子。其实法医出具法医的解剖报告就可以了,但是他和大宝能帮上的忙也不少,整个刑警队讨论案子的时候也会习惯性的把他们两个也叫上。

不用出门,也不用工作。秦明也不像之前那般,天天西装三件套,刘海梳起。

秦明这样其实最高兴的还是林涛。每次回到家就可以见到香香软软的秦明,要么就在桌旁看书,要么就在工作台前忙活下一季两人的衣衫。阳光斜斜的洒进来。岁月静好,佳人在侧,幸福的样子大抵就是如此了。

秦明在校的时候成绩好,刚毕业的时候就跟着师傅在警局谋职了。刚进警局,秦明一副娃娃脸,那些个前辈都把他当小孩子看,像宠孩子那般送些甜食什么的。出现场的时候对他也是百般照顾,正经的工作都开展不下去。

陈林看不下去了。

趁着有天没有案子,陈林看着秦明,总要想些办法,绝对不能再这样了。他捧着秦明的脸,把刘海掀上去,突然眼神中有了一丝丝亮光。“明明啊,以后来上班,把刘海帘梳上去吧,能看着稍稍年岁大一点。”

自打那以后,秦明只要上班,就再没放下刘海过。

 

在腿麻之前,秦明想起了他可以继续点技能树。

可是环视一周,能让他花费点功夫的技能点已经很少了。

想了很久,秦明觉得,他可以学做饭。

当秦明没隔几日就拿出一手好菜的时候,可给林涛吓坏了。这可是秦明唯一的缺点,现在唯一的缺点补上了,林涛倒是叹息了多日。

没过几日,警局正好赶上上级检查,之前的文书落下的太多了,整个警局都在忙活,午饭都来不及吃。

林涛偷偷躲起来给秦明打电话,“宝宝,我饿了。”

“给你点外卖吧。”秦明翻过一页书,“别吃泡面了。”

“宝宝,我想吃你做的饭。”林涛抱着手机撒娇,“你最近不是学了新菜么,我想吃,宝宝给我做吧。”

秦明捂着脸,大概可以想象出林涛抱着手机偷偷在厕所边打电话边撒娇的样子。“好,我给你送。”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秦明在警局楼梯上被拦住了。“你是谁啊,你可知道私闯警局是个什么罪么?还这么轻车熟路的往楼上走。”

秦明领着饭盒,和往日的打扮完全不同。刘海软软的放下来,一改平日的西装三件套,穿得很休闲,一张小脸埋在毛茸茸的领子里。

秦明一脸无奈。他伸手把自己的刘海掀起来,“我是秦明。”

“哦,原来是秦科长啊,您请您请。”一众科员赶紧让开位置,看着秦科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才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下楼来。

“秦科长那张脸,岁月可真的不太公平啊。”科员一这样说道,正好被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的林涛听见了,“呦,这突然有感而发是个什么鬼哦。”“林队长,你不知道,秦科长刚刚来,那一身打扮,可嫩了。”

林涛一听,赶紧跑上楼,秦明这样的打扮只有在学校的时候才见过,赶紧把李大宝赶出门,紧张兮兮的把楼上法医科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秦明转过头,见屋里只有林涛,随手把风纪扣松了两颗。

“宝宝你怎么穿着这一身就来了。”林涛迎上来抱了抱,随手打开饭盒吃了起来。“真好吃,宝宝,你这手艺真的没的说,我们辞职开饭店吧。”

秦明斜了他一眼,继续看大宝写上来的总结。

“老秦,我写报告是不是很不错!”大宝突然开门进来,吓得秦明突然把自己的扣子系上。大宝把这个细节看在眼里,一脸猜疑的看着这对狗男男,“你们,在干什么?”

“你打算重写报告了?”秦明一句话吓得大宝投降。“写得不错,等检查过了我就回来销假,这段时间辛苦了。”秦明的这番话倒是让大宝愣住了。

大概是老秦衣服换了连良心都换了吧,好事好事。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林秦】小哥哥喝粥么

一发完。

日常【瞎写梗…


那些是这个世界对小孩的杀意。


当幼年的明明在成年的秦明的梦魇中无数次出现,秦明才明白即使父亲的案子被推翻,杀害父亲的人已经离世自己的症状也不见好。

自从秦明从监狱里出来,局长因为愧疚给秦明放了无限期的带薪假恢复身心。起初秦明以在家无聊的由头回警局继续工作。被一群无聊又热心的同事发现后在局长明里暗里的授意下赶了回去。

无奈之下,在家待着的的第一天,秦明把自己的单身公寓从里道外的打扫了了一遍。

清洗了咖啡机,还去离家有一段距离的店里添置了咖啡豆。做完这一切的秦明脱下连体的罩衣,两只橡胶手套“啪啪”摘下来,躺在充满了被晒死的螨虫的味道的被窝里(对,就是对个被俗称阳光味的味道),戴上眼罩,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虽然秦明躺在非常舒适的环境里,但在梦里,如同一锅生水架在火上,平静之后就是狂风暴雨。

“明明,我回来啦~。”梦里的妈妈下班回来,一面脱鞋一面把钥匙放在鞋柜上,“还给明明买了最爱的虾仁粥。”随后只见一个香软的团子从内室里跑出来冲进妈妈的怀里,一抬头却是妈妈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年幼的明明害怕的后退,却撞上一个血淋淋的东西。明明怕极了,僵直着身子转过来。是父亲,是全身是血的父亲,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年幼的秦明哭着推开自己陌生的父母冲向外面。外面是倾盆大雨,明明瑟缩着,蹲在自己的家门口,脸上的水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弱小又无助,可怜又迷惘。

“秦明,秦明,你醒醒。”林涛摘掉秦明的眼罩,满是担心的守着他不敢离开。

秦明突然坐起来,脸上的虚汗已经被仔细地擦掉了。他回头,看见林涛拿着一块毛巾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我买了虾仁粥,要不要吃点?”林涛回身,把放在床头的粥端到秦明面前。

秦明盯着眼前的粥失神。对,刚刚在梦里,也是虾仁粥。

“秦明?秦明?”林涛盯着失神的秦明,总觉得他这休假在家的第一天总是不太对劲。

“我去洗澡,准备开饭,在桌子上吃。”秦明起身洗澡,林涛哼着歌拆开桌子上一个一个的外卖盒。

自从林涛强行搬进来,秦明这个单身公寓总是莫名其妙多出来不少东西。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一张床和一张椅子。林涛没那个胆子扔掉秦明的床,就照着原先的那张床的高度买了一张。起初两张床中间还有点距离,最后林涛当着秦明面一点一点挪床的时候没生气,就壮着胆子将两张床合并了。美名曰扩大床面积,其实他就是想抱着靠着秦明睡。

等秦明洗完澡出来,林涛已经看着电视开吃了。

秦明看着林涛一副仿佛这里是自己家的样子吃着用着都很习惯,又抬头看看门口,钥匙放在柜子上,鞋子东倒西歪的堆在门口。是了,和自己浅眠期记住的一模一样。

秦明扯开椅子坐下,林涛很自然的递过勺子放在碗里。“你快吃,一会就凉了。”

秦明端起粥,舀起一勺喂进嘴里,“你怎么突然想到,要买粥?”

“李大宝呗,今天突然说要坐我的车回来,坐上了又非要去买粥。我见这家店挺干净的也买了。好喝么,好喝以后再给你买。”林涛一面抱怨着大宝耽误自己回家照顾秦明,一面又觉得这碗粥香的不行。

“嗯,好喝,以后再买吧。”秦明默默的低头喝粥,开始贯彻自己的食不言寝不语。

林涛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宝的歪打误撞,竟然帮他找到了一个哄宝宝的利器。立竿见影,效果杠杠的。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在校园晃晃学学配色

泽塘录(贰)

新人新坑,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人物设定

考上美国硕士研究生的余淮×坏心眼外科医生唐峥

瞎想产物,请勿上升真人

======

文笔真的很瞎,真的想好了,就看看吧

======

    约定的那一天很快就来了。

    余淮站在母亲床头,看着母亲安睡的脸。

当初护工来的时候,忙前忙后的热情把母亲吓了一跳。“家里的钱连买药都不够,哪来的钱请护工?”好在母亲和这位护工年龄相仿也聊得来,有时余淮在一面帮母亲削苹果,一面听着母亲和护工聊聊笑笑,甚至自己都插不上嘴。

    新来的护工在床边忙来忙去,看起来很尽心的样子。

    他不经意的回头,发现那天和他签合约的人就站在门外。

    “母亲都安顿好了?走吧。”男人抄着兜,和那天一样穿着一身黑,黑色的皮衣,黑色的裤子,领口遮住脖子。

    “我能不能,再稍微看一会儿,就一会儿。”余淮回头,透过窗户看着母亲的睡脸。

    其实,余淮并不知道他跟着这个男人走之后会遇见什么。

    这个人出手大方,但是什么也没说。像这种状况,其实他大概猜得到,也猜不到。猜得到的是,他可能会没什么好下场。志愿者,也没有写明是什么志愿者。这个人右手上的茧子,看起来好像是个外科医生,但是机构不都是会以机构的名义来招募志愿者的么,但是这个人以自己的名义出来找人。



       男人搭上余淮的肩膀,在他耳旁低语,

    “时间到了,要走了。” 

    直到坐上车,余淮心里还在想着母亲。“以后我还有机会回来看妈妈么?”余淮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毕竟,我只剩下妈妈了。”

    “呦,这你可没说啊。”到街角,男人转动方向盘,拐进一个小巷子里,“看你表现吧。乖,就放你回来看妈妈。”戏虐的语气稍稍有点惹恼余淮。

    “马上就到了。”男人打开冷风,“热了吧,夏天没有空调还是有点难过的。”

    余淮窝了窝身体,毕竟185的大个子缩起来还是不太舒服的。他感觉到了一丝丝困意,很快,他就倒了下去...

    前座的男人听到一声响,迅速回转方向盘,这条路可不会通向那个实验室的,或者说,是那间手术室。

   


    余淮,在这之前他稍稍查过这个男孩子。

    喜欢物理,活泼开朗,逻辑思维非常好,大概记忆力也会非常好。他不敢太掉以轻心。毕竟,这个男孩子,除了满足自己的想法,还有一点点玩乐的意义。 

   


       当余淮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了。他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他好像在睡着之前上了男人的车。对!上了男人的车,那他现在为什么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陌生人的床上?

    男人应声进来,“呦,醒了?”

    男人伸手过来,吓得余淮往后退,一下子坐在床上。

    “这么怕的,那你以后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男人没有收回手,径直伸过去摸了摸他的头,“睡这么久,毛都炸了。”

    余淮紧张的心态全都看在男人眼里。他想到这个初出校园的男孩子可能会比较羞涩,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可爱。余淮虽然低下了头,但是还是挡不住他红透的耳尖。他坏心眼的继续摸下去,顺着余淮发丝往下顺,感觉到余淮越来越僵直的身体,和开始发红的脸颊。

男人举着双手往后退,表示并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叫唐峥。这几天,好好休息,做好心理建设,毕竟,实验不可能等你准备好了再开始的。”

余淮迅速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起来,还是玩乐的价值比较大。唐峥的坏心眼突然被无限放大,但是又不知道这个男孩子的底线在哪里,但是照这么害羞下去,还不知道自己会被撩拨到哪一步。

    “那,唐哥,我,能不能,要三天时间好好调整一下状态?”余淮两只手紧张的抓了抓,抬头看着这个陌生人。

        “三天,可以。”唐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回头拿出来抽血工具,“抽点血,可以的吧?”余淮点点头表示理解,他撸起右侧的袖子,看着金属的针管扎进自己的皮肤,鲜红的血顺着塑胶管子一点一点的吸进试管里。

    “一般人会选择不看的。”唐峥压着棉签拔出针管,示意余淮自己压着。

    “我没那么怕疼,只是想知道会在我身上发生些什么。”余淮接过棉签,乖巧的继续压着。

    “别太担心,只是一个实验,不会像你胡思乱想的那么可怕。”唐峥把试管收进箱子里,“压五分钟,这几天都属于你自己。”

    当唐峥拿着箱子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余淮仿佛放弃一般仰面朝天大字躺在床上。

   


    面对吧,起码不会在这里丢了性命。


爱我请给我小心心

泽塘录(壹)

新人新坑,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人物设定
考上美国硕士研究生的余淮×坏心眼外科医生唐峥

瞎想产物,请勿上升真人

======

文笔真的很瞎,真的想好了,就看看吧

======

        余淮站在这里的时候,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他只是知道这里有一个医生说是想要志愿者。高额的佣金让他即使知道自己没什么特别的也完全不敢放弃,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这次机会,就好像落水的人意外找到了一根木头,他完完全全不敢撒手。撒手的同时,就是宣判他死刑的时候。对于此时的余淮来说,这次机会仿佛一场及时雨,又好像一颗毒药,诱惑着他只能向前不断的伸手。

         余淮排在队伍里,看着一个个丧气垂头出来的人。他有点怕,怕自己也是这个遭遇。
  
         到他了,他抓了抓衣角,擦干手上的汗。坐定,深呼吸,把自己的简历交上去。余淮就坐在那个人的对边。定了定心神,抬头看着前面的这个人。
  
         这个人完全把自己藏匿在阴影里,一件黑色的皮衣反着光,帽子低低地压着,声音倒是很深沉。

        “你为什么来?”这个人突然出声。

         余淮一惊,“我母亲患病,但我考上了很好的学校,我想救母亲,但是又不想轻易放弃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我,看上了那笔巨额的佣金,麻烦您,要是我的条件勉强符合您的标准,录用我。我是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这个人大致扫了一眼余淮的简历,拿着笔敲了敲,轻蔑的一笑,“喔,孤掷一注。”他摁着桌子前倾身体,仔细看着他眼前这个男孩,“你可想好了,签给我,我可不能保证你能有什么人身安全。”

        “没事,这毕竟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余淮低下头,默默地开始有一点抽噎。是啊,他到现在,还能有什么呢,最后的尊严,估计也会在这个人消耗殆尽吧。

        “签个名,我来给你,这最后的机会。”


        余淮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易的就拿到这个机会。那个人把箱子推给他,“你去交住院费吧,用剩下的钱去找个护工,和你母亲好好道个别,毕竟有段日子,你可真的回不去了。三天后,我们再见。”

        当余淮交完所有的费用,坐在母亲的病房外面,看着新来的护工阿姨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他完全不敢相信,这笔钱来的这么容易,他就这么轻易的把钱给他了?他不怕他跑路的?就是这种不安,带给余淮更多的恐惧。
  

     还好,还有三天。起码,不是现在。

叠叠效果更佳哦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小哥哥中秋安乐!读书少都不敢当小哥哥粉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