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虫

一个垃圾打鱼机

在校园晃晃学学配色

泽塘录(贰)

新人新坑,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人物设定

考上美国硕士研究生的余淮×坏心眼外科医生唐峥

瞎想产物,请勿上升真人

======

文笔真的很瞎,真的想好了,就看看吧

======

    约定的那一天很快就来了。

    余淮站在母亲床头,看着母亲安睡的脸。

当初护工来的时候,忙前忙后的热情把母亲吓了一跳。“家里的钱连买药都不够,哪来的钱请护工?”好在母亲和这位护工年龄相仿也聊得来,有时余淮在一面帮母亲削苹果,一面听着母亲和护工聊聊笑笑,甚至自己都插不上嘴。

    新来的护工在床边忙来忙去,看起来很尽心的样子。

    他不经意的回头,发现那天和他签合约的人就站在门外。

    “母亲都安顿好了?走吧。”男人抄着兜,和那天一样穿着一身黑,黑色的皮衣,黑色的裤子,领口遮住脖子。

    “我能不能,再稍微看一会儿,就一会儿。”余淮回头,透过窗户看着母亲的睡脸。

    其实,余淮并不知道他跟着这个男人走之后会遇见什么。

    这个人出手大方,但是什么也没说。像这种状况,其实他大概猜得到,也猜不到。猜得到的是,他可能会没什么好下场。志愿者,也没有写明是什么志愿者。这个人右手上的茧子,看起来好像是个外科医生,但是机构不都是会以机构的名义来招募志愿者的么,但是这个人以自己的名义出来找人。



       男人搭上余淮的肩膀,在他耳旁低语,

    “时间到了,要走了。” 

    直到坐上车,余淮心里还在想着母亲。“以后我还有机会回来看妈妈么?”余淮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毕竟,我只剩下妈妈了。”

    “呦,这你可没说啊。”到街角,男人转动方向盘,拐进一个小巷子里,“看你表现吧。乖,就放你回来看妈妈。”戏虐的语气稍稍有点惹恼余淮。

    “马上就到了。”男人打开冷风,“热了吧,夏天没有空调还是有点难过的。”

    余淮窝了窝身体,毕竟185的大个子缩起来还是不太舒服的。他感觉到了一丝丝困意,很快,他就倒了下去...

    前座的男人听到一声响,迅速回转方向盘,这条路可不会通向那个实验室的,或者说,是那间手术室。

   


    余淮,在这之前他稍稍查过这个男孩子。

    喜欢物理,活泼开朗,逻辑思维非常好,大概记忆力也会非常好。他不敢太掉以轻心。毕竟,这个男孩子,除了满足自己的想法,还有一点点玩乐的意义。 

   


       当余淮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了。他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他好像在睡着之前上了男人的车。对!上了男人的车,那他现在为什么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陌生人的床上?

    男人应声进来,“呦,醒了?”

    男人伸手过来,吓得余淮往后退,一下子坐在床上。

    “这么怕的,那你以后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男人没有收回手,径直伸过去摸了摸他的头,“睡这么久,毛都炸了。”

    余淮紧张的心态全都看在男人眼里。他想到这个初出校园的男孩子可能会比较羞涩,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可爱。余淮虽然低下了头,但是还是挡不住他红透的耳尖。他坏心眼的继续摸下去,顺着余淮发丝往下顺,感觉到余淮越来越僵直的身体,和开始发红的脸颊。

男人举着双手往后退,表示并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叫唐峥。这几天,好好休息,做好心理建设,毕竟,实验不可能等你准备好了再开始的。”

余淮迅速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起来,还是玩乐的价值比较大。唐峥的坏心眼突然被无限放大,但是又不知道这个男孩子的底线在哪里,但是照这么害羞下去,还不知道自己会被撩拨到哪一步。

    “那,唐哥,我,能不能,要三天时间好好调整一下状态?”余淮两只手紧张的抓了抓,抬头看着这个陌生人。

        “三天,可以。”唐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回头拿出来抽血工具,“抽点血,可以的吧?”余淮点点头表示理解,他撸起右侧的袖子,看着金属的针管扎进自己的皮肤,鲜红的血顺着塑胶管子一点一点的吸进试管里。

    “一般人会选择不看的。”唐峥压着棉签拔出针管,示意余淮自己压着。

    “我没那么怕疼,只是想知道会在我身上发生些什么。”余淮接过棉签,乖巧的继续压着。

    “别太担心,只是一个实验,不会像你胡思乱想的那么可怕。”唐峥把试管收进箱子里,“压五分钟,这几天都属于你自己。”

    当唐峥拿着箱子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余淮仿佛放弃一般仰面朝天大字躺在床上。

   


    面对吧,起码不会在这里丢了性命。


爱我请给我小心心

泽塘录(壹)

新人新坑,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人物设定
考上美国硕士研究生的余淮×坏心眼外科医生唐峥

瞎想产物,请勿上升真人

======

文笔真的很瞎,真的想好了,就看看吧

======

        余淮站在这里的时候,其实他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他只是知道这里有一个医生说是想要志愿者。高额的佣金让他即使知道自己没什么特别的也完全不敢放弃,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这次机会,就好像落水的人意外找到了一根木头,他完完全全不敢撒手。撒手的同时,就是宣判他死刑的时候。对于此时的余淮来说,这次机会仿佛一场及时雨,又好像一颗毒药,诱惑着他只能向前不断的伸手。

         余淮排在队伍里,看着一个个丧气垂头出来的人。他有点怕,怕自己也是这个遭遇。
  
         到他了,他抓了抓衣角,擦干手上的汗。坐定,深呼吸,把自己的简历交上去。余淮就坐在那个人的对边。定了定心神,抬头看着前面的这个人。
  
         这个人完全把自己藏匿在阴影里,一件黑色的皮衣反着光,帽子低低地压着,声音倒是很深沉。

        “你为什么来?”这个人突然出声。

         余淮一惊,“我母亲患病,但我考上了很好的学校,我想救母亲,但是又不想轻易放弃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我,看上了那笔巨额的佣金,麻烦您,要是我的条件勉强符合您的标准,录用我。我是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这个人大致扫了一眼余淮的简历,拿着笔敲了敲,轻蔑的一笑,“喔,孤掷一注。”他摁着桌子前倾身体,仔细看着他眼前这个男孩,“你可想好了,签给我,我可不能保证你能有什么人身安全。”

        “没事,这毕竟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余淮低下头,默默地开始有一点抽噎。是啊,他到现在,还能有什么呢,最后的尊严,估计也会在这个人消耗殆尽吧。

        “签个名,我来给你,这最后的机会。”


        余淮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轻易的就拿到这个机会。那个人把箱子推给他,“你去交住院费吧,用剩下的钱去找个护工,和你母亲好好道个别,毕竟有段日子,你可真的回不去了。三天后,我们再见。”

        当余淮交完所有的费用,坐在母亲的病房外面,看着新来的护工阿姨跟自己打招呼的时候,他完全不敢相信,这笔钱来的这么容易,他就这么轻易的把钱给他了?他不怕他跑路的?就是这种不安,带给余淮更多的恐惧。
  

     还好,还有三天。起码,不是现在。

叠叠效果更佳哦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小哥哥中秋安乐!读书少都不敢当小哥哥粉丝了

林涛是秦明的男朋友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二半夜突然想出来的梗

“xx是我的朋友。”

“xx是我的男朋友。”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而秦明学的是偏偏是法医。

林涛小朋友的高中生活是快乐而幸福的,上课听课,下课打球,凭借父母给的聪明脑袋瓜和传统到人神共愤的“上课听一遍,下课做遍题,考前复习一遍”的复习方法,一直位列全班乃至全年级成绩排行榜的第二名。第一名,是坐在他前面的秦明小朋友。

秦明和林涛其实打小就认识。

秦明的父亲秦颂是法医科的秦科长,林涛的父亲林泽是刑警队的林队长。

林秦两家内人同时喜得贵子。

当两个小蹦豆还在各自娘胎的时候,两家长辈就曾经在一起商议着:“两个男孩就互为兄弟,两个女孩就互为金兰,一男一女嘛就喜结连理好了。”

直到后来秦明的父亲秦颂出事,这期间正好又赶上林涛的父亲林泽公事外派,直到期满归来才知道秦家出事夫妻双双撒手人寰只留下了年幼的秦明。

林涛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就领养了秦明。在这之后,对于林涛来说,儿时的玩伴就变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兄弟。

当林涛满身臭汗地抱着篮球背着书包逆着夕阳的余辉走进教室的时候,秦明合上笔,将一本一本的写满隽秀的笔记装进背包里,牵着林涛回家。

路上的秦明一如既往的安静,听着林涛神采飞扬的讲着今天他在球场上如何的英明神武。但是林涛不知道的是,他们所在的教室,从窗口望下去就能看见球场。秦明写完作业整理完笔记的时间比林涛从清爽干净的邻家少年变成大汗淋漓的运动健将短得多,而这多出来的时间,秦明的目光盯在林涛随着一次一次的跃起扣篮露出的腹肌上,球进后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抄起水瓶咕咚喝水的喉结上。

秦明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的认知局限于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课本上,他不明白自己对林涛的这份情感到底是什么,而林涛却心知肚明。他对秦明的情感,除了家人给予的亲情,多生了一份懵懂的喜欢。

升了高三,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高考前夕。但秦明却被一次作文竞赛惹得心烦意乱。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作文题目中明确写明了作文题目和作文题记——

“xx是我的朋友。”

秦明的情感缺乏症让他苦不堪言。这天他和林涛早早回了家,林涛在速战速决的战斗澡之后翻开笔记本只写了思路和题记就匆忙赴约打球去了。秦明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实在不知该如何下笔,他决定去问问林涛。但是他不知道林涛出门了,只留下在桌上的笔记本,“林涛的是秦明的朋友。”

秦明在情感认知上不如常人,但在性别认知上却了如指掌。于是他在林涛的笔记上,在“朋友”之前加上了作为性别说明的“男”字。

“所以就是因为我当年多加了一个字,就活该被你欺负成这样?”秦明躺在林涛的怀里,从锁骨往下全是林涛在伊甸园种下的草莓。

“宝宝快睡吧,明天还得到邻市出任务呢。”林涛自顾自地把秦明圈的更紧,给两人盖上被子之后就进入了梦乡。秦明却别着脸生闷气:哼,累死我了连个亲亲都不给就睡了,明天林涛你就可以继续和沙发相亲相爱吧。

林涛死也没想到的事,在自己教会秦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之后,秦明就从理论小王子变成了傲娇小公举。上天啊,这段时间能不能重来啊。

扎小辫的哥哥【在第二张

张若昀小哥哥时隔很久的更po
千言万语尽在图中,感动感言

芸芸众生中瞥见了你
【渣像素勿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