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虫

一个垃圾打鱼机

【林秦】实验课抽血到底要不要买保险

一发完

【瞎写梗…

 

秦明晚上学实验报告的时候画间日疟原虫的各期形态的时候,铅笔的铅芯突然断在了实验报告纸上。

啊对了,明天实验课上要静脉抽血来着。

秦明回头看看厮杀在电脑前的李大宝同学,默默叹了口气。低头看看自己的胳膊,又叹了口气。默默打开电脑看看买哪家的人身意外险比较好。

第二天到了,秦明坐在教室里,旁边坐着他的组员李大宝同学。

老师开始上课的时候,就拿出一箱一次性针管,向大家演示如何一次扎进静脉并且顺利的抽出血。老师把针头扎进了碘酒的棉签,告诉大家扎入的角度和深度。慢慢的抽出针头,拿棉球摁住,顺利的完成了。

“这节课就看你们自己抽,我可以在在旁边指导,不帮你们上手。”老师在教室后面洗完手,背着手在教室里踱步,看着大家做前期的准备工作。

班里第一个准备玩开始抽血的组是一组是男生女生的组合。女生抽男生总是会稍稍大胆一点。突然的开始引起了全班的围观,女生顺利的扎上绷带,在老师的帮助和把持之下,把针扎了进去。

”针再往里扎一点,对着就这么深。好了你别换手,那只手往外抽。“女生听从老师的指令,扶着针管的手抖着跟筛子一样。秦明一看女生抖成那个样子,拉着大宝就往后走。

秦明看起来很淡定,其实内心还是稍稍有一点紧张。大宝跟大神,一点都不紧张,脱了白大褂就把胳膊伸出来等着秦明抽血。

秦明确定好静脉的位置 ,把针头往里固定了一下,拔掉保护壳,扎进了李大宝的胳膊里。顺顺利利的抽出了5ml的血。结束把针拔出来,摁住给大宝自己止血。

到了大宝抽秦明的时候,秦明的内心就很不淡定了。当大宝帮秦明扎上止血带的时候,秦明还在帮大宝确定自己静脉的位置。实际上秦明很白,青色的静脉在体表清晰可见。秦明握拳,指导着大宝拿着针往里扎。当针头刺入皮肤的时候,秦明就知道这个位置大概是不对的,估计抽不出血来。大宝凭着自己的蛮劲拉了半天的活塞,也没能抽出一点血来。

“大宝你针拔出来吧。”

大宝抬头看了看秦明,拔出来可就意味着要扎第二针。

秦明摁着棉球,看着在一旁垂头丧气的大宝。“没事,等下排到你了,老师指导你再抽一次,没关系。”

大宝听秦明这样说,突然放心了很多。凭借着自己的块头,很快排上了老师指导抽血。

秦明见大宝拉着老师来,自觉的脱了外套把胳膊放在桌子上。

老师拿着碘酒棉签使劲戳了个印子,示意大宝扎进这个标记就可以了。秦明疼的不行,终于还是偏过头,选择不看了。

见是抽班里大神,班里有些还在排队的同学就围了过来。

大宝在老师的指导下终于是扎进了血管,可是由于操作失误,针头在血管边上滑了滑,老师见情况不对帮他把针头 往里送了送,大宝接过来的时候又往外滑了一点。秦明在旁边偏着头,什么也看不见,就只能感觉到针头在自己的胳膊上往外抽往里扎往外抽往里扎,来来回回很多次。当秦明终于是忍不住疼,自己毫无感觉的两行眼泪划出眼眶的时候,在一旁围观的同学赶紧送上纸巾,秦明这才知道自己疼地哭了出来。

秦明在一旁抱着胳膊,压着棉球给自己止血。老师过来看了眼秦明,见他胳膊上青了一大块,“你那个多压一会,5分钟肯定不够了。”秦明认真点了点头,坐在教室边上,看着大宝在自己面前满脸歉意。

“我没事,后续的实验你做吧,我这确实不太方便了。”秦明不太想大宝这样看着自己,便打发他继续去做实验。

像往常一样,林涛来接秦明下课。只见秦明抱着胳膊也不敢伸直,又看看桌上的针筒,旁边的李大宝直接把抱歉写在脸上,林涛明白了,大宝技术有问题。

“涛哥晚上想吃啥,我请你和大神吃饭。”大宝在空气尴尬了10分钟之后开口,说不定能打破这个僵局。

“没事,我带秦明吃,很早就定好的。”林涛拍了拍大宝的肩膀,带着秦明走了。

“我们什么时候说好了?”秦明歪着头抱着胳膊,一副巨可爱的样子。

“你看大宝抱歉的样子,别再折腾他了,我带你去吃点好的,补补血。”

林涛怕碰到他抽血的手臂,把手扶在他的肩头,谁知道刚放稳就被秦明捏着手指头甩了下去。

“我是个男的,没那么虚弱。”


———————————


我的胳膊,过了一周了还是青的,心塞塞,所以打算让老秦也疼一疼。

老秦胳膊疼还有林涛宠着,可怜的我就只能自己受着了。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明月映波涛(一)

 @做我心头白月光 

来自这位亲的脑洞,他说想看古代架空

这就是一篇古代架空

我脑洞太大可能会写成长篇至于到底有多少我不知道…

先看吧,跟原来一样,渣文笔瞎写写

完全架空想到哪写到哪,有可能番外比正片都要多(只是有可能不要太认真…

想好了?那就看看吧

 

—————————————————————

 

秦明在大殿上直直的跪了下去。

“秦明,你可知道你和你的父亲做的那门子勾当。现在仔仔细细的说出来你母亲还能保住你。“

秦明穿着一身素衣,头发高高的束在头顶。他撑着小小的身体跪在大殿里,斜斜的光照将他的轮廓照在印在地上。

是了,现在的他不是那个皇子伴读,而是罪臣之子。

发生了什么,其实现在的他并不知道。他只知道一周前父亲还穿着朝服,出门之前拂过他的头顶,告诫自己在家要听母亲的话。而现在父亲变成了一具冰冰冷的尸体,而母亲带着自己大殿上哭了那么久都不能领父亲回家。

秦明现在只能跪在这里,听着殿上的朝臣们一条一条细数父亲的罪行。他清楚的了解父亲没有做过这些,但是他只能跪在这里,只期望殿上的那个人,能看在儿时父亲陪伴他的情分上,能不能,让他带着父亲回家。

最后的审判,是母亲幽禁,自己远离故土,流放寒冷之地。

流放之路整整走了五个多月,等到他终于不用带着手铐脚镣可以慢慢恢复手上脚上磨出来一道一道带着血的伤口时,一纸传书,说他的母亲终于是受不住此等屈辱,殁了。

悲痛交加,秦明那瘦弱的身子终于是受不住了,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等到有人发现他倒在这里时,他已经发起了高热。

等到秦明醒来,依然是几天以后了。附近的军官觉得他太麻烦,反正只是流放,没说要囚禁,就随随便便的将他丢给了附近的村户。大娘心眼实诚,几天下来对他百般照拂,高热终于是退了下来。

秦明没有别的本事,瘦弱的身子骨抬不起水挑不起担,就这样在这里将养了大半年,秦明这段时间仔仔细细的将之前在京城学到的那些医术写成了书,又默了些诗词礼数,干脆就在大娘家破旧的小院子里,开始了教书治病的营生。

秦明脸皮薄,刚开始还不好意思跟大娘提,只是整日的坐在屋里写些什么,又或是从小小的窗口望向窗外。大娘没什么发觉,倒是大娘家的女儿与秦明慢慢熟络起来的同时发现了他这个小心思。

大娘的女儿名叫大宝,和秦明倒是一般年岁,每到大娘忙的不可开交的时日里,都是大宝在秦明跟前忙前忙后。渐渐的,秦明也就放下了对大宝的戒心,只是之前的事,他不愿说,大宝聪明乖巧,也就顺着他的心意,从没在提过。

就这样,大宝成为了秦明的第一个学生。

秦明,就这样在这里扎了根。

上天待他不薄,虽说这里比其他原来的生活是差的远,但是这里能让他生活下去,忙碌起来,终于不用一直在想着父母的事情,不用想那个他以前养他的地方。繁华的帝都,辉煌的大殿,父母的慈爱,终究是回不去了。

 

当附近村民的小孩们慢慢聚集,生病的人在第一时间能想到秦明时,秦明却再一次病倒了。

这里本就偏远,病了便无求医问药的去处。现下秦明病倒了,竟一时再难找找到第二个大夫。

情急之下,附近谁家的儿子在这边塞的军营里谋了个一官半职,说是实在不行给带给军营里大夫瞧瞧。

就这样,秦明被朴实的村民护着,一步一步的背到了军营里。


====

 

我有写前序就是交代孩他爹的事情的,至于到底放不放看你们想不想看,想看麻烦告诉我,啾咪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点梗回复

上一个点梗让我自己阔成小长篇了【自己脑洞太大…

麻烦再等等,辛苦大家

40fo感谢

点梗…懒惰如我都能40+fo感谢大家
【有句话要提前说!
不会写肉
以及,我开学了…
没人点梗的话我就可以在懒惰一段时间了…
想想,还是ball ball 大家点梗吧

【林秦】装成熟还是要靠发型

||关于张若昀见粉丝,总是不解风纪扣,要是之前松开了还给系上的行为很是不满。关于白体恤就更气!!!【图片来源见水印,侵删致歉】

顺带放一张有刘海的奶昀。【图片来源见水印,侵删致歉】


一发完。

日常【瞎写梗…


秦明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渐渐觉得无聊。

秦明穿着睡衣,端坐在床上,把下巴放在抱起来的腿上。

清闲了很久,突然有些吃不消。再也不是之前忙得连轴转的时候了。之前忙的几乎天天睡警局,睁眼就在忙案子。其实法医出具法医的解剖报告就可以了,但是他和大宝能帮上的忙也不少,整个刑警队讨论案子的时候也会习惯性的把他们两个也叫上。

不用出门,也不用工作。秦明也不像之前那般,天天西装三件套,刘海梳起。

秦明这样其实最高兴的还是林涛。每次回到家就可以见到香香软软的秦明,要么就在桌旁看书,要么就在工作台前忙活下一季两人的衣衫。阳光斜斜的洒进来。岁月静好,佳人在侧,幸福的样子大抵就是如此了。

秦明在校的时候成绩好,刚毕业的时候就跟着师傅在警局谋职了。刚进警局,秦明一副娃娃脸,那些个前辈都把他当小孩子看,像宠孩子那般送些甜食什么的。出现场的时候对他也是百般照顾,正经的工作都开展不下去。

陈林看不下去了。

趁着有天没有案子,陈林看着秦明,总要想些办法,绝对不能再这样了。他捧着秦明的脸,把刘海掀上去,突然眼神中有了一丝丝亮光。“明明啊,以后来上班,把刘海帘梳上去吧,能看着稍稍年岁大一点。”

自打那以后,秦明只要上班,就再没放下刘海过。

 

在腿麻之前,秦明想起了他可以继续点技能树。

可是环视一周,能让他花费点功夫的技能点已经很少了。

想了很久,秦明觉得,他可以学做饭。

当秦明没隔几日就拿出一手好菜的时候,可给林涛吓坏了。这可是秦明唯一的缺点,现在唯一的缺点补上了,林涛倒是叹息了多日。

没过几日,警局正好赶上上级检查,之前的文书落下的太多了,整个警局都在忙活,午饭都来不及吃。

林涛偷偷躲起来给秦明打电话,“宝宝,我饿了。”

“给你点外卖吧。”秦明翻过一页书,“别吃泡面了。”

“宝宝,我想吃你做的饭。”林涛抱着手机撒娇,“你最近不是学了新菜么,我想吃,宝宝给我做吧。”

秦明捂着脸,大概可以想象出林涛抱着手机偷偷在厕所边打电话边撒娇的样子。“好,我给你送。”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秦明在警局楼梯上被拦住了。“你是谁啊,你可知道私闯警局是个什么罪么?还这么轻车熟路的往楼上走。”

秦明领着饭盒,和往日的打扮完全不同。刘海软软的放下来,一改平日的西装三件套,穿得很休闲,一张小脸埋在毛茸茸的领子里。

秦明一脸无奈。他伸手把自己的刘海掀起来,“我是秦明。”

“哦,原来是秦科长啊,您请您请。”一众科员赶紧让开位置,看着秦科长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才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下楼来。

“秦科长那张脸,岁月可真的不太公平啊。”科员一这样说道,正好被从局长办公室里出来的林涛听见了,“呦,这突然有感而发是个什么鬼哦。”“林队长,你不知道,秦科长刚刚来,那一身打扮,可嫩了。”

林涛一听,赶紧跑上楼,秦明这样的打扮只有在学校的时候才见过,赶紧把李大宝赶出门,紧张兮兮的把楼上法医科的门关的严严实实的。秦明转过头,见屋里只有林涛,随手把风纪扣松了两颗。

“宝宝你怎么穿着这一身就来了。”林涛迎上来抱了抱,随手打开饭盒吃了起来。“真好吃,宝宝,你这手艺真的没的说,我们辞职开饭店吧。”

秦明斜了他一眼,继续看大宝写上来的总结。

“老秦,我写报告是不是很不错!”大宝突然开门进来,吓得秦明突然把自己的扣子系上。大宝把这个细节看在眼里,一脸猜疑的看着这对狗男男,“你们,在干什么?”

“你打算重写报告了?”秦明一句话吓得大宝投降。“写得不错,等检查过了我就回来销假,这段时间辛苦了。”秦明的这番话倒是让大宝愣住了。

大概是老秦衣服换了连良心都换了吧,好事好事。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林秦】小哥哥喝粥么

一发完。

日常【瞎写梗…


那些是这个世界对小孩的杀意。


当幼年的明明在成年的秦明的梦魇中无数次出现,秦明才明白即使父亲的案子被推翻,杀害父亲的人已经离世自己的症状也不见好。

自从秦明从监狱里出来,局长因为愧疚给秦明放了无限期的带薪假恢复身心。起初秦明以在家无聊的由头回警局继续工作。被一群无聊又热心的同事发现后在局长明里暗里的授意下赶了回去。

无奈之下,在家待着的的第一天,秦明把自己的单身公寓从里道外的打扫了了一遍。

清洗了咖啡机,还去离家有一段距离的店里添置了咖啡豆。做完这一切的秦明脱下连体的罩衣,两只橡胶手套“啪啪”摘下来,躺在充满了被晒死的螨虫的味道的被窝里(对,就是对个被俗称阳光味的味道),戴上眼罩,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休息。

虽然秦明躺在非常舒适的环境里,但在梦里,如同一锅生水架在火上,平静之后就是狂风暴雨。

“明明,我回来啦~。”梦里的妈妈下班回来,一面脱鞋一面把钥匙放在鞋柜上,“还给明明买了最爱的虾仁粥。”随后只见一个香软的团子从内室里跑出来冲进妈妈的怀里,一抬头却是妈妈一张毫无血色的脸。年幼的明明害怕的后退,却撞上一个血淋淋的东西。明明怕极了,僵直着身子转过来。是父亲,是全身是血的父亲,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年幼的秦明哭着推开自己陌生的父母冲向外面。外面是倾盆大雨,明明瑟缩着,蹲在自己的家门口,脸上的水已经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弱小又无助,可怜又迷惘。

“秦明,秦明,你醒醒。”林涛摘掉秦明的眼罩,满是担心的守着他不敢离开。

秦明突然坐起来,脸上的虚汗已经被仔细地擦掉了。他回头,看见林涛拿着一块毛巾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

“我买了虾仁粥,要不要吃点?”林涛回身,把放在床头的粥端到秦明面前。

秦明盯着眼前的粥失神。对,刚刚在梦里,也是虾仁粥。

“秦明?秦明?”林涛盯着失神的秦明,总觉得他这休假在家的第一天总是不太对劲。

“我去洗澡,准备开饭,在桌子上吃。”秦明起身洗澡,林涛哼着歌拆开桌子上一个一个的外卖盒。

自从林涛强行搬进来,秦明这个单身公寓总是莫名其妙多出来不少东西。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一张床和一张椅子。林涛没那个胆子扔掉秦明的床,就照着原先的那张床的高度买了一张。起初两张床中间还有点距离,最后林涛当着秦明面一点一点挪床的时候没生气,就壮着胆子将两张床合并了。美名曰扩大床面积,其实他就是想抱着靠着秦明睡。

等秦明洗完澡出来,林涛已经看着电视开吃了。

秦明看着林涛一副仿佛这里是自己家的样子吃着用着都很习惯,又抬头看看门口,钥匙放在柜子上,鞋子东倒西歪的堆在门口。是了,和自己浅眠期记住的一模一样。

秦明扯开椅子坐下,林涛很自然的递过勺子放在碗里。“你快吃,一会就凉了。”

秦明端起粥,舀起一勺喂进嘴里,“你怎么突然想到,要买粥?”

“李大宝呗,今天突然说要坐我的车回来,坐上了又非要去买粥。我见这家店挺干净的也买了。好喝么,好喝以后再给你买。”林涛一面抱怨着大宝耽误自己回家照顾秦明,一面又觉得这碗粥香的不行。

“嗯,好喝,以后再买吧。”秦明默默的低头喝粥,开始贯彻自己的食不言寝不语。

林涛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宝的歪打误撞,竟然帮他找到了一个哄宝宝的利器。立竿见影,效果杠杠的。



=====

麻烦大家

喜欢的话请送给我小心心

如果有评论就更好啦~

不要脸

在校园晃晃学学配色

叠叠效果更佳哦
新的一年请多指教

小哥哥中秋安乐!读书少都不敢当小哥哥粉丝了

林涛是秦明的男朋友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二半夜突然想出来的梗

“xx是我的朋友。”

“xx是我的男朋友。”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而秦明学的是偏偏是法医。

林涛小朋友的高中生活是快乐而幸福的,上课听课,下课打球,凭借父母给的聪明脑袋瓜和传统到人神共愤的“上课听一遍,下课做遍题,考前复习一遍”的复习方法,一直位列全班乃至全年级成绩排行榜的第二名。第一名,是坐在他前面的秦明小朋友。

秦明和林涛其实打小就认识。

秦明的父亲秦颂是法医科的秦科长,林涛的父亲林泽是刑警队的林队长。

林秦两家内人同时喜得贵子。

当两个小蹦豆还在各自娘胎的时候,两家长辈就曾经在一起商议着:“两个男孩就互为兄弟,两个女孩就互为金兰,一男一女嘛就喜结连理好了。”

直到后来秦明的父亲秦颂出事,这期间正好又赶上林涛的父亲林泽公事外派,直到期满归来才知道秦家出事夫妻双双撒手人寰只留下了年幼的秦明。

林涛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就领养了秦明。在这之后,对于林涛来说,儿时的玩伴就变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兄弟。

当林涛满身臭汗地抱着篮球背着书包逆着夕阳的余辉走进教室的时候,秦明合上笔,将一本一本的写满隽秀的笔记装进背包里,牵着林涛回家。

路上的秦明一如既往的安静,听着林涛神采飞扬的讲着今天他在球场上如何的英明神武。但是林涛不知道的是,他们所在的教室,从窗口望下去就能看见球场。秦明写完作业整理完笔记的时间比林涛从清爽干净的邻家少年变成大汗淋漓的运动健将短得多,而这多出来的时间,秦明的目光盯在林涛随着一次一次的跃起扣篮露出的腹肌上,球进后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抄起水瓶咕咚喝水的喉结上。

秦明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的认知局限于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课本上,他不明白自己对林涛的这份情感到底是什么,而林涛却心知肚明。他对秦明的情感,除了家人给予的亲情,多生了一份懵懂的喜欢。

升了高三,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高考前夕。但秦明却被一次作文竞赛惹得心烦意乱。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作文题目中明确写明了作文题目和作文题记——

“xx是我的朋友。”

秦明的情感缺乏症让他苦不堪言。这天他和林涛早早回了家,林涛在速战速决的战斗澡之后翻开笔记本只写了思路和题记就匆忙赴约打球去了。秦明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实在不知该如何下笔,他决定去问问林涛。但是他不知道林涛出门了,只留下在桌上的笔记本,“林涛的是秦明的朋友。”

秦明在情感认知上不如常人,但在性别认知上却了如指掌。于是他在林涛的笔记上,在“朋友”之前加上了作为性别说明的“男”字。

“所以就是因为我当年多加了一个字,就活该被你欺负成这样?”秦明躺在林涛的怀里,从锁骨往下全是林涛在伊甸园种下的草莓。

“宝宝快睡吧,明天还得到邻市出任务呢。”林涛自顾自地把秦明圈的更紧,给两人盖上被子之后就进入了梦乡。秦明却别着脸生闷气:哼,累死我了连个亲亲都不给就睡了,明天林涛你就可以继续和沙发相亲相爱吧。

林涛死也没想到的事,在自己教会秦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之后,秦明就从理论小王子变成了傲娇小公举。上天啊,这段时间能不能重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