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虫

一个垃圾打鱼机

林涛是秦明的男朋友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二半夜突然想出来的梗

“xx是我的朋友。”

“xx是我的男朋友。”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劝人学法千刀万剐。而秦明学的是偏偏是法医。

林涛小朋友的高中生活是快乐而幸福的,上课听课,下课打球,凭借父母给的聪明脑袋瓜和传统到人神共愤的“上课听一遍,下课做遍题,考前复习一遍”的复习方法,一直位列全班乃至全年级成绩排行榜的第二名。第一名,是坐在他前面的秦明小朋友。

秦明和林涛其实打小就认识。

秦明的父亲秦颂是法医科的秦科长,林涛的父亲林泽是刑警队的林队长。

林秦两家内人同时喜得贵子。

当两个小蹦豆还在各自娘胎的时候,两家长辈就曾经在一起商议着:“两个男孩就互为兄弟,两个女孩就互为金兰,一男一女嘛就喜结连理好了。”

直到后来秦明的父亲秦颂出事,这期间正好又赶上林涛的父亲林泽公事外派,直到期满归来才知道秦家出事夫妻双双撒手人寰只留下了年幼的秦明。

林涛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就领养了秦明。在这之后,对于林涛来说,儿时的玩伴就变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兄弟。

当林涛满身臭汗地抱着篮球背着书包逆着夕阳的余辉走进教室的时候,秦明合上笔,将一本一本的写满隽秀的笔记装进背包里,牵着林涛回家。

路上的秦明一如既往的安静,听着林涛神采飞扬的讲着今天他在球场上如何的英明神武。但是林涛不知道的是,他们所在的教室,从窗口望下去就能看见球场。秦明写完作业整理完笔记的时间比林涛从清爽干净的邻家少年变成大汗淋漓的运动健将短得多,而这多出来的时间,秦明的目光盯在林涛随着一次一次的跃起扣篮露出的腹肌上,球进后洋溢着笑容的脸上,抄起水瓶咕咚喝水的喉结上。

秦明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的认知局限于从小学到高中的语文课本上,他不明白自己对林涛的这份情感到底是什么,而林涛却心知肚明。他对秦明的情感,除了家人给予的亲情,多生了一份懵懂的喜欢。

升了高三,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高考前夕。但秦明却被一次作文竞赛惹得心烦意乱。这对他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作文题目中明确写明了作文题目和作文题记——

“xx是我的朋友。”

秦明的情感缺乏症让他苦不堪言。这天他和林涛早早回了家,林涛在速战速决的战斗澡之后翻开笔记本只写了思路和题记就匆忙赴约打球去了。秦明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实在不知该如何下笔,他决定去问问林涛。但是他不知道林涛出门了,只留下在桌上的笔记本,“林涛的是秦明的朋友。”

秦明在情感认知上不如常人,但在性别认知上却了如指掌。于是他在林涛的笔记上,在“朋友”之前加上了作为性别说明的“男”字。

“所以就是因为我当年多加了一个字,就活该被你欺负成这样?”秦明躺在林涛的怀里,从锁骨往下全是林涛在伊甸园种下的草莓。

“宝宝快睡吧,明天还得到邻市出任务呢。”林涛自顾自地把秦明圈的更紧,给两人盖上被子之后就进入了梦乡。秦明却别着脸生闷气:哼,累死我了连个亲亲都不给就睡了,明天林涛你就可以继续和沙发相亲相爱吧。

林涛死也没想到的事,在自己教会秦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之后,秦明就从理论小王子变成了傲娇小公举。上天啊,这段时间能不能重来啊。

评论(5)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