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虫

一个垃圾打鱼机

泽塘录(贰)

新人新坑,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人物设定

考上美国硕士研究生的余淮×坏心眼外科医生唐峥

瞎想产物,请勿上升真人

======

文笔真的很瞎,真的想好了,就看看吧

======

    约定的那一天很快就来了。

    余淮站在母亲床头,看着母亲安睡的脸。

当初护工来的时候,忙前忙后的热情把母亲吓了一跳。“家里的钱连买药都不够,哪来的钱请护工?”好在母亲和这位护工年龄相仿也聊得来,有时余淮在一面帮母亲削苹果,一面听着母亲和护工聊聊笑笑,甚至自己都插不上嘴。

    新来的护工在床边忙来忙去,看起来很尽心的样子。

    他不经意的回头,发现那天和他签合约的人就站在门外。

    “母亲都安顿好了?走吧。”男人抄着兜,和那天一样穿着一身黑,黑色的皮衣,黑色的裤子,领口遮住脖子。

    “我能不能,再稍微看一会儿,就一会儿。”余淮回头,透过窗户看着母亲的睡脸。

    其实,余淮并不知道他跟着这个男人走之后会遇见什么。

    这个人出手大方,但是什么也没说。像这种状况,其实他大概猜得到,也猜不到。猜得到的是,他可能会没什么好下场。志愿者,也没有写明是什么志愿者。这个人右手上的茧子,看起来好像是个外科医生,但是机构不都是会以机构的名义来招募志愿者的么,但是这个人以自己的名义出来找人。



       男人搭上余淮的肩膀,在他耳旁低语,

    “时间到了,要走了。” 

    直到坐上车,余淮心里还在想着母亲。“以后我还有机会回来看妈妈么?”余淮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毕竟,我只剩下妈妈了。”

    “呦,这你可没说啊。”到街角,男人转动方向盘,拐进一个小巷子里,“看你表现吧。乖,就放你回来看妈妈。”戏虐的语气稍稍有点惹恼余淮。

    “马上就到了。”男人打开冷风,“热了吧,夏天没有空调还是有点难过的。”

    余淮窝了窝身体,毕竟185的大个子缩起来还是不太舒服的。他感觉到了一丝丝困意,很快,他就倒了下去...

    前座的男人听到一声响,迅速回转方向盘,这条路可不会通向那个实验室的,或者说,是那间手术室。

   


    余淮,在这之前他稍稍查过这个男孩子。

    喜欢物理,活泼开朗,逻辑思维非常好,大概记忆力也会非常好。他不敢太掉以轻心。毕竟,这个男孩子,除了满足自己的想法,还有一点点玩乐的意义。 

   


       当余淮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床上了。他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他好像在睡着之前上了男人的车。对!上了男人的车,那他现在为什么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在陌生人的床上?

    男人应声进来,“呦,醒了?”

    男人伸手过来,吓得余淮往后退,一下子坐在床上。

    “这么怕的,那你以后可没什么好日子过了。”男人没有收回手,径直伸过去摸了摸他的头,“睡这么久,毛都炸了。”

    余淮紧张的心态全都看在男人眼里。他想到这个初出校园的男孩子可能会比较羞涩,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可爱。余淮虽然低下了头,但是还是挡不住他红透的耳尖。他坏心眼的继续摸下去,顺着余淮发丝往下顺,感觉到余淮越来越僵直的身体,和开始发红的脸颊。

男人举着双手往后退,表示并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叫唐峥。这几天,好好休息,做好心理建设,毕竟,实验不可能等你准备好了再开始的。”

余淮迅速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看起来,还是玩乐的价值比较大。唐峥的坏心眼突然被无限放大,但是又不知道这个男孩子的底线在哪里,但是照这么害羞下去,还不知道自己会被撩拨到哪一步。

    “那,唐哥,我,能不能,要三天时间好好调整一下状态?”余淮两只手紧张的抓了抓,抬头看着这个陌生人。

        “三天,可以。”唐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回头拿出来抽血工具,“抽点血,可以的吧?”余淮点点头表示理解,他撸起右侧的袖子,看着金属的针管扎进自己的皮肤,鲜红的血顺着塑胶管子一点一点的吸进试管里。

    “一般人会选择不看的。”唐峥压着棉签拔出针管,示意余淮自己压着。

    “我没那么怕疼,只是想知道会在我身上发生些什么。”余淮接过棉签,乖巧的继续压着。

    “别太担心,只是一个实验,不会像你胡思乱想的那么可怕。”唐峥把试管收进箱子里,“压五分钟,这几天都属于你自己。”

    当唐峥拿着箱子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余淮仿佛放弃一般仰面朝天大字躺在床上。

   


    面对吧,起码不会在这里丢了性命。


爱我请给我小心心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