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虫

一个垃圾打鱼机

心凯歌之(柒)

心凯歌之
【凯歌】
完全架空,借用【伪装者】家庭关系。
自己yy产物,请勿上升真人,不喜勿喷,谢谢合作

凯凯歌歌
(柒)

“大姐我带胡歌出去吃。”
凯凯王拉着胡歌从楼上飞快的跑下去开门出去了,大姐追出来就不见了人影。

凯凯王头也不回的带着人开车走了。
“大姐自从你讲要回来那天就一直在准备今天这餐了,你还不在家里吃。”胡歌一面帮大姐抱怨着,一面玩着领带。

凯凯王听了这话,极速打转在路边急刹车。胡歌第一次坐副驾驶没准备,差点摔出去。“看来大姐大哥这段时间对你是很好嘛。不然这样吧,我们现在赶紧回家吃饭,带你出去出还得花钱还得等,在家吃现成的多好。”凯凯王一脸玩味的看着胡歌,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孩子大姐给惯的快成家里小少爷了,明明之前还不让带进家门呢。

胡歌瞬间变了脸色,缩进座位里不敢吭声,一双大眼睛向上看这个说要带他回家的坏蛋。明明上次说带他回家还很开心来着,为什么这次会这么气。“我就是提醒你,大姐会生气。”胡歌嘟着脸,抱着胳膊把头扭向窗外。凯凯王向副驾驶侧过大半身,胡歌还以为要打他,赶紧用胳膊护住头。但凯凯王只是帮他拉过安全带扣上,“那就坐好了出发。”

凯凯王知道小家伙平时不怎么出门,所以故意绕了远路在外滩慢慢开。时逢周末,外滩的灯火把胡歌的眼睛映的亮亮的。浦东的高大建筑照亮了黄浦江,也照亮了胡歌的笑脸。凯凯王减慢了速度,看着当初那个瘦弱内向的小蹦豆在大哥大姐的呵护下张成翩翩少年,心中感慨万千。“哥,我饿了。”胡歌转过头,对着凯凯王撒娇。凯凯王一脚油门加快了速度,带着他弟弟去吃饭。

“你可真是个忙人啊,从去年约饭和你约到今年。”凯凯王的朋友早已等在门口。朋友帮凯凯王拉开车门,凯凯王倒没直接进去,跑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碰瓷的那个小家伙,叫胡歌。”

胡歌见是凯凯王专门到他那边开门,蹦下车,见是生人忙躲到凯凯王身后。“出来叫人。”凯凯王推着人往前,示意他别怕哥哥在这。胡歌这才放下心,“哥哥好。”胡歌一身休闲西装,衬出他帅气的脸庞,细长的腿。之前胡歌在家里换好这身衣服的时候在镜子面前臭美了一个小时,凯凯王坐在在床上百般无奈的变着花样夸他夸了半个小时才愿意出门。

餐席间,凯凯王帮胡歌切好牛排,教他刀叉的用法,拿起高脚杯慢慢晃着看着胡歌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一圈一圈的跑。“你慢点,别摔了。”凯凯王一口饮下杯中的最后一口酒,起身打开唱片机。“来吧小少爷,我教你跳华尔兹。”

凯凯王架着胡歌瘦弱的肩膀,在室内一圈一圈的跳着。不是胡歌出错了脚踩了凯凯王的皮鞋就是胡歌该转身的时候愣在原地。还好,今晚的凯凯王在兴头上,耐心的教慢慢的跳。胡歌也争气,终于在两个多小时以后能跳的有模有样。

两个人跳累了,窝在沙发里。“哥,以后我也跟你一样,当个演员好不好?”胡歌喝了点凯凯王的红酒,小脸红扑扑的,窝进凯凯王的怀里,抬头看着他哥哥。“你要当演员吧,好看是够好看了,就是吧。”凯凯王起身把胡歌拉起来,左右打量着,“就是有点矮,你得好好吃饭好好学习好好锻炼,知识扎实个子高一点,人家大导演才能看得上你。”

本是凯凯王酒后的醉话,胡歌却在心里默默记下了。

俩人回了家,站在门口挨了姐姐一顿臭骂。两人喝醉了酒,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洗了澡喝了茶。胡歌软软的趴在凯凯王怀里睡下了,凯凯王就那样,搂着数月未见的弟弟到天亮。

评论

热度(14)